首页 >民生经济

亲子游会成为互联网旅游的下一个风口吗

2019-01-13 14:54:09 | 来源: 民生经济

亲子游会成为“互联+旅游”的下一个风口吗?

继上海的麦田亲子游(后改名为麦淘)成功获得融资之后,来自华南地区的童游也获得了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在旅游这个大市场中,细分到亲子主题的O2O旅游平台品牌已经开始浮出水面,遍及全国的亲子游O2O平台产品进入大众的视野。

与此同时,各大旅游OTA平台也利用其成熟品牌和平台流量的优势,先后开设亲子游频道,一直以来都没有彻底放弃旅游细分市场的争夺,垂直亲子游O2O平台,OTA平台的亲子游频道,以及更多数量的民间旅游达人建立起来的各类特色亲子游产品,共同组成了大旅游的垂直细分市场的小小内部竞争生态。

互联旅游OTA平台已经进入了寡头并购阶段,携程与艺龙的联手,携程与去哪儿的暧昧口水战,都向我们昭示着旅游的综合平台市场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官或者资本的收获期,新的机会窗口已经不多。

而在垂直细分领域,包括具备场景优势的出境游市场,面对不同细分用户群体的亲子游市场等诸多的旅游垂直细分市场,更多的新创企业加入其中, 互联+旅游经历了综合旅游线上平台,以及线上向线下渗透的旅游O2O,即将进入后互联+旅游的竞争格局中,更多的针对垂直细分领域的平台产品和O2O业务将出现。

一、亲子游市场的源起

亲子游市场的源起多数来自市场主体中的父母,特别是那些拥有一定的热情的达人父母,通过民间自发组织形式发起,一般局限在相对固定和规模有限的社交圈子内的集体活动。

随着互联的兴起,以及汽车普及率提高,借助互联平台(多数是女性论坛、亲子社区等平台)支撑,民间的亲子游市场不断发展繁荣,又因为大型的旅游OTA平台携程、去哪儿、途牛等的兴起,一定程度解决了亲子游市场中一些需求难题,使得亲子游市场的发展不断提速,更多的民间旅游达人也开始了探索亲子游市场,标准化、规模化、商业化、社会化的尝试步伐。

麦淘亲子游平台的创始人谢震最早期亦是通过组织自己校友孩子进行亲子游,在组织过程中充分利用了其艺龙COO的行业运营经验,同时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发现了这一市场的商业机会,最终选择专注于这一个垂直细分市场,面对垂直细分人群的旅游市场的创业 项目

二、亲子游市场的机会与挑战

亲子游市场是一个能够明确目标用户群体,直接针对垂直人群进行产品服务提供的垂直细分旅游市场,这样的一个市场具有高频次,高消费额,社交属性较强,增值空间巨大的基本特征。

另外,亲子游市场是一个入门门槛相对较低的市场,市场主体的家长,或者具有旅游经验的达人,以及拥有旅游消费资源的供应商都拥有切入市场的先天条件,通过朋友圈亲子游线路的规模扩大版,便可以轻松实现市场的切入,如果能够用上和自媒体等营销工具,成功打造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品牌,则具备了进一步商业化的可能性,因此对于大众来说

亲子游会成为互联网旅游的下一个风口吗

,亲子游市场是一个准入门槛相对较低的行业领域。

虽然市场空间巨大,进入门槛也相对较低,但将这样的市场空间转化成实质性的商业模式和体量规模还有诸多的条件限制。

1、非标准化需求元素比例高

与普通旅游市场不同,亲子游市场的用户需求是非标准化的,而且是多元的,简单的一个目的地的出行信息,以及交通酒店等的服务提供,不能够满足其全部需求,更多的要考虑旅游过程中的体验和用户感受,特别是金主(家长)的教育子女的刚性需求以及自身的社交需求,这也意味着亲子游市场从诞生那天就意味着更多的线下体验元素,虽然含盖了通用的标准化旅游产品,又超出了这种标准化产品之外,拥有诸多无法标准化的产品需求,这也增加了这个市场在瞬间爆发的可能性。

2、民间自发与商业化的矛盾

亲子游市场一直以来都客观存在,并且都具有自发组织小规模化运作的基本特征,其中的组织主体往往都将这种亲子游活动作为一种其它业务的附加来看待,亲朋之间的周末朋友圈亲子游的组织者完全处于自身的个体需求,满足自身的亲子消费需求,无任何商业开发的初衷和需求;

在此之上,更多的旅游达人,其组织的亲子游群体超出自身的朋友圈范畴,但也更多停留在做生意的阶段,通过组织活动中的流水提成实现部分收益,由于人力资源有限又无法实现规模扩张,无法实现更大规模体量的收益;

而一些大企业组织,会提供满足其存量客户的增值服务,包括各种银行、移动运营商的大客户亲子游服务等,亲子游服务无法成为其核心业务。

因此,虽然线下客观发生的亲子游业务数量非常之大,但由于组织主体的分散,以及组织主体的诉求的多元化,无法形成集中化的需求和平台,在商业化道路上无法满足主观上的商业诉求、产品标准化、产品规模化、平台化集中化的基本要求,民间亲子游市场的激活和潜能挖掘就是一个现实难题。

3、商业价值实现模式的缺失

当下的亲子游市场,由于产品的无法标准化和规模化,也导致了运营成本的高企,单个产品业务的利润空间不大,又因为更多的OTA平台的标准化产品提供,使得可能的潜在灰色利润空间变得狭窄,因此诸多的投资者都敬而远之。

当下的民间自发性质的亲子游产品几乎都是赚的辛苦钱,组织者都带着一点点的情怀在经营,商业价值实现主要靠带团收费以及商家赞助等回报,这种回报价值有限,并且天花板现象显著,也导致亲子游市场有市无价,缺乏投资基金的进入。

三、亲子游市场主流模式分析

目前,进入亲子游市场的麦淘(华东)和童游(华南),其创始人都来自传统旅游行业,麦淘创始人谢震曾经是旅游平台艺龙的COO,而童游创始人的曾义则拥有十年的旅游行业媒体

猜你喜欢